欧宝手机APP新闻中心
欧宝手机APP新闻中心
美女医药代表如医生小蜜 记者揭秘潜规则
欧宝手机APP新闻中心 2022-11-24 20:10

  美女医药代表如医生小蜜 记者揭秘潜规则在市北区一家医院门口,每天早上一到7点半,十几个人就陆续出现,大多为女性。他们买份报纸守在医院门口,等医生陆续上班后,又给倒水又送报纸,不看病却在诊室待半个小时不出来……每天,医院楼道里到处是他们的身影 ,不是医院的人又不是患者,这些神秘人是谁?10月9日 、10日和12日 ,记者跟踪了他们3天,越看越奇怪 ,他们究竟在干什么?这些疑惑等待着记者一一揭开。

  近日,市民李先生跟记者反映说,自己因脚部受伤一大早到市北区一家医院去看病。由于去得早了,主治医生还没有上班,他就坐在一楼大厅的凳子上等着。等待期间,李先生发现有几个二十来岁的姑娘拿着好几份报纸、端着水,在那等着。她们拿这么多报纸干吗?李先生饶有兴趣地继续观察,这一观察让他更纳闷了。

  当时医生陆续来上班了,我就看着那几个姑娘拿着报纸,到每个科室里给医生送报纸,看到医生的杯子里没水了,就赶紧出去给倒水,难道现在医生上班看病还流行带“保姆”吗?那些姑娘有好几个人,在医院里什么也不干,就是不停地在每个科室里转悠,跟医生套近乎,倒水买报,真是让人奇怪。

  反映问题的时候,李先生担忧地说,这些人会不会是通过笼络医生,专门给患者开他们的药,而且给开大处方。“如果真是这样的话,那他们这不是直白地敲诈患者的钱?把我们病人都当成冤大头了!”

  记者连续两天来到市北区的这家医院探访。这些人一般7点半左右陆续过来,开始行使“保姆”职责。跟踪过程中,疑惑越来越多,这些人“忙”得确实很怪。

  9日 7点 45分,记者到达医院时,神秘人群已经开始行动。在第三诊室遇见两个从诊室出来的年轻姑娘,都背着包,穿衣服一粉一白,其中穿粉色衣服的姑娘端着水杯接电话。

  挂断电话后她先在诊室将水杯冲了冲,转身去找热水。没过多久,水杯重新回到第三诊室这位医生桌子上。

  10日,记者7点钟就到了医院。没有发现什么身影,到了接近7点30分,一个熟悉身影走过来,穿深红色衣服的男士,他第一天也出现过。距医院正式开诊还有半个多小时,红衣男坐在休息椅上看报纸,这时医院的人陆续增多。

  直到导医过来后,红衣男起身走到导医台前笑着打招呼,看上去很熟悉的样子。红衣男从旁边角落拿出个暖瓶,先把水倒掉,导医提醒他去某某地方接水就行。

  “哦,好。”红衣男边倒水边回应。(看到这你肯定有点晕,来这么早就为了给医生们倒水喝?接着看,还有更怪的。)

  医院门口有个报摊,生意不错,其中每天少不了这些神秘者的支持。9日,记者探访第一天就发现了这个怪现象,神秘男女们挨个科室送报纸。比如有位穿白色衣服、卷头发的姑娘,双肩包一直背在胸前,先挨个科室看一圈。又赶紧跑到外面买份报纸,直接送到急诊的一位医生手里,医生笑着点头说了声:“谢谢。”白衣姑娘转身离去,又到了别的科室。

  过了一会儿,又有一位穿蓝色衣服的姑娘开始四处转,进第三诊室看了眼后也跑到外面买了两份报纸送过来,这时医生桌子上已经有四份报纸了。蓝衣姑娘放下便离开,没有跟医生有任何交流。

  这两天,几乎每个神秘人都在上演着这种公关方式,买报纸送报纸。同样在10日早上的探访中,这一幕又在重复上演着。红衣男伺候完了导医接水,走出医院,回来时手里拿着几份报纸,往这个科室放一份再往那个科室放一份。

  10日早上,一个戴眼镜的长发女孩走进门诊大厅,两边张望了一下后,去了旁边一个普通门诊室,就在记者所坐的位置对面,手中拿着一份新买的报纸。进了诊室后,女孩把报纸放在医生手边,因为早上陆续有来看病的市民 ,该

  8点15分左右,这名女孩起身,走进了她身旁的专家诊室,记者跟在她后面。但让记者感到意外的是,女孩进去不到一分钟便出来了。为了不引起女孩的警觉,记者假装去看病的市民,迎着她走进专家诊室,里面坐满了看病的人。

  大约5分钟后,女孩再次离开诊室,向挂号处走去。但她没有去挂号,而是在挂号处对面的药房停下了脚步。女孩站在药房的拿药窗口边,凝神向里面望着,似乎在找什么。没一会儿,她离开药房,再一次走进那些诊室。

  一上午时间,这些神秘人都在一遍一遍地游走在各个诊室间,而且频率很快,大概十几分钟便走一遍。而且并不是每个人紧盯一个科室,三个人轮换着到处乱走。

  这些神秘人来回游走于诊室、药房,只有很短时间会坐在走廊的凳子上,记者也只能跟着他们来回奔走。为了减少他们的怀疑,记者去挂了个号,手里有了病历本、就诊卡。记者跟着那名身着蓝色衣服的女孩,走进了一个普通诊室。但她只是背着个白色的包,手里没有病历。

  透过窗户,记者看到她站在离医生不远的地方,不说话,静静地听医生与病人交谈。站了五六分钟,女孩又坐在了离医生不远的病床上,两者的距离不到一米,医生在看病,女孩就插着手看着。两者之间一直没有交谈。过了一会儿,女孩又走进一个专家诊室。起初,因为诊室里看病的人很多,女孩只能站在一旁,大概10分钟后,病人少了,女孩便坐在了医生对面,见桌上有一份报纸,她便翻看起来。

  5分钟、10分钟、30分钟过去了……记者隔段时间便看一眼女孩,但她依旧在看报。来医院不看病看报纸,这样的行为让人觉得非常奇怪。

  到这时,记者基本弄清楚他们的套路:倒水、送报纸、到诊室待着、见空就上去说话。他们还有一招,在楼道待着,见医生过来就打招呼。

  9日上午8点多钟,四五个神秘人忙完自己的活后短暂聚在一起。这时,一位男医生走过来,手里提着个袋子,其中一位穿蓝条的胖男士(两天都出现过,貌似是一位领袖人物)迎上去:“某医生,您来了,我帮你拿吧。”这位医生笑着拒绝。

  直到又一位医生出现,几个人一起站了起来,依然是穿蓝条的胖男士走上前:“某院长。”然后独自跟着进了诊室。这些神秘人似乎跟每个医生都很熟,还跟导医开开玩笑。坐在楼道椅子上时,一位医生经过还冲其中那位穿蓝色衣服的姑娘笑了笑。

  第一次是9日早上第三诊室,医生的抽屉开着,手放在里面捣鼓半天,记者正眼一看,红色的钞票,双手在里面数了数后,把信封拿出撕碎扔进垃圾桶里。医生对面坐着的就是那位穿白衣服、卷头发、双肩包挂在胸前的姑娘。

  10日早上这一幕又出现了:当时,一位门诊的大夫刚刚来上班,留着平头的红衣男就迎了上去。打了声招呼,就跟着医生一起进了科室。记者跟随着要看病的患者过去,看看他要做什么。红衣男看到有人过来看病,没做什么就拿着医生的空杯子出去了。倒水回来以后看到病人仍没有走,就在门口凳子上坐着等。

  过了没几分钟,病人走了,医生也出去了。回来的时候,在医生快进门的时候,红衣男从自己随身的包里迅速拿出一个信封又跟了进去。记者跟上去看,红衣男很谨慎地盯了记者一眼。而记者听到,医生说着“好、好”,低着头手里数着什么。不过,由于隔着桌子,记者并没有看到,信封里装的究竟是什么。

  每天变换不同面庞,唯一不变的是“保姆式”服务,他们在这多久了?究竟是干什么的?虽然关于他们的身份记者心里已经有答案,但还得亲自印证才行。跟踪到最后,记者先从导医、护工、医生以及另外一位医药代表那得到答案。最后,其中一位神秘人终于承认:“是推销药的。”

  他们究竟是做什么的,为什么要对医生那么好?看他们跟医院一楼大厅的导医挺熟悉,那导医应该比较了解情况吧。

  记者原本想再聊点其他的内容,不过导医似乎看出记者并不是真的想代理药,就推脱说不知道,然后忙去了。

  大厅休息椅上坐着三位大姐,一直在说笑,从她们的神情和行为举止,记者后来得知,她们是护工。天天在医院打转转,记者决定去问问她们,看看她们知不知道内情。

  坐在最边的一位大姐扭头看了一眼后,看了看另外两位大姐,寻思了一会儿:“没见过……不对,应该见过。”

  另外一边的大姐拍了下腿:“想起来了,肯定是卖药的。里面有俩女的,天天满楼道转呢。对,错不了,应该是卖药的,要不天天在医院转悠又不看病。这样看,像,应该就是那些卖药的。”

  10月9日、10日两天的观察,记者发现了一个有趣现象,就是所有在诊室之间游走的神秘人,会“拜访”相同的医生。记者在该医院的普通门诊观察了很长时间,发现至少有6名女孩去找过同一个大夫,其中3名与其有谈话。

  女孩与医生究竟谈什么呢?因为前几日记者的脚踝扭了一下,便拿着病历本,以脚踝受伤为由,与那个医生交谈了几句。

  “刚才有个女孩一直坐在这里,得有十来分钟,是来看病的吗?”记者借医生开药方的间隙,问了一句。

  医生说完这三个字,立马改了话题,“这个膏药两天换一帖,以让你的韧带好得快些。”医生的言语中,似乎不想就那些神秘女孩谈太多。

  记者继续等候在科室门口,商量着下一步该怎么办?旁边一直坐着个小伙子,难不成这人也是卖药的?干脆,假借卖药的身份直接上去问。

  “当然了,我跟他们碰到过好多次了,跟其中一个人聊过,他们是产药的。用那么多女的天天倒水送报纸也是混个脸熟吧。”

  虽然有了导医的肯定、护工的猜疑、医生的拒绝以及同行 医药代表的确认,这些 医药代表的身份已经基本可以确定了。但为了完全得到结果,记者决定直接跟他们套近乎,只能再冒充一次 医药代表了。他们在一起不好问,记者刚好看到,休息椅上一位年纪稍大的大姐是他们中的一员。

  刚要继续问,她一直在等的医生忽然出来了,大姐马上起身跟上去。后来,记者又问了其中的两位神秘女人,她们却都笑笑,不再做回答。

  为了进一步了解他们的推销模式,10月12日早上记者第三次来到医院,同样的场景继续上演:倒水、送报纸、满科室游走……

  连续三天,每天7点多到医院静候这些神秘人。记者真的很佩服这些人的脚程,一会转到这个科室、一会转到药房、一会又到医院外面。记者几乎一路小跑跟在后面,脚步跟上,眼神也得跟上,找准机会拍照片还得注意,否则会引起他们的怀疑。三天下来,腿累得酸疼,更是身心疲惫。

  第一天先大概摸清了他们的人群和基本特征 ,想跟导医等相关人员打听这些人的身份,没想到大家都闭口一笑而过。第二天,记者和同事兵分三路再来探访,这次以想推销药为由头,好不容易敲开了几个人的戒备心,当黑衣神秘女人承认自己就是卖药的时,大家相识一笑,长吁一口气。